《新周刊》总编访谈录 李健:我要和生活平起平坐

来源:网络    作者:杂志云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1-29    
李健 
1974年生于哈尔滨,1993年保送清华大学,1999~2000年在国家广电总局担任网络工程师,2001年与校友卢庚戌成立“水木年华”组合,发行组合专辑《一生有你》,并获得当年几乎全部年度最佳新人奖。2002年6月发行组合专辑《青春正传》,同年离队。2003年推出首张个人专辑《似水流年》,后推出《为你而来》、《李健·想念你》等个人专辑。 

王菲翻唱了一首歌,也从喧嚣中翻出了一位在大时代边上浅唱的歌手——李健。 

我认同姚晨的感受:“那种淡淡的忧郁,还很淡定唯美,没有一点浮躁,几乎不像这个时代的人。” 
是啊,为什么要进入同一时代呢?如果内心自有世界,每天都是自己的时代。 
我听到了李健,或许也读到了一点儿李健—— 
生活如歌,李健的安静淡然,如歌。 
——封新城 

“你从来不考虑市场才有可能有市场。” 

封新城:看过《新周刊》吗? 
李健:都多少年的拥趸了。我只看两本杂志,一个你们,另一个三联。 
封新城:总编访谈录是从前年开始做的,就是我自己出来找我感兴趣的采访对象。 
李健:对啊,我听说你亲自来采访,觉得动静好大。 
封新城:主要是这个人我得感兴趣,然后才有这个冲动。去年我停了一年,你这个采访等于是这个栏目重新开张。对了,我还没有采访过歌手。 
李健:那你这是破例了。 
封新城:对,是破例了。我个人的习惯是每年春节期间,会集中地看一个连续剧,或者关注一个什么东西,然后某一个旋律就被我常常地哼唱,今年就哼你这个《传奇》。 
李健:你到我这儿找解药来了,呵呵。 
封新城:今年《传奇》是我的主题曲,现在天天哼,但之前我没听过。 
李健:很多人都没听过。 
封新城:听王菲唱了以后我就去上网查,听原声,后来我在微博里借着酒劲胡说八道,我说王菲没有李健唱得好,很多人响应,那些人我估计以前就听过你的歌。其实我是听过你的歌的,我最早知道你是《鲁豫有约》。我们做新锐榜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说有这么一个歌手,让他们去找。当时你唱的是《异乡人》,这首歌我是知道的,但我不知道还有这么好听的一首歌。要是当时在现场让我们听到《传奇》多好。后来的演唱会你经常唱这歌吧? 
李健:从来没唱过。我2002年写完之后,第一次唱是2008年,我在北京做小型个唱。那时候王菲开玩笑,给我发信息说,希望听到如下歌曲,她对我的歌特了解嘛,我一看她列了我二十多首歌,基本上我的演唱会就都按她那个单子唱了。她特别喜欢我这首歌,她说你一定要唱,而我自己都快忘了那首歌了。真的是特别早的时候写的,因为那首歌不太像传统印象的主打歌,它前面没有那种点儿,得靠一些心的律动,特别散板的。 

封新城:王菲这么一演绎,它的名声,包括你个人的名声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觉得是你喜欢的吗? 
李健:这无所谓喜不喜欢,因为春节前她给我发一短信,她说要唱你的歌了,当时我觉得挺高兴的,我想,那就唱吧。当时我也没想,这歌唱了会对我有什么影响,我想,听王菲唱我的歌,我那些歌迷们会挺愿意听到这种不同的版本,她唱什么歌都挺好听的,而且也很久没出来了,我就觉得是一挺高兴的事儿,没想太多。 
封新城:王菲唱你的歌让我联想到,你的受众层面很高,是有影响力的那一群人在听你的歌。 
李健:这并不奇怪。我觉得音乐最早的时候是个人化的节奏,就是你只为自己写,你没有必要对别人负责,你写的是你自己愿意写的,你用你的语言方式,你的语言习惯。我在歌词上不太愿意写得特别的白,希望能够文学一点儿,但又不是今天这种所谓小文艺,故作文艺状。其实我在写作的时候要求还挺高。 
封新城:意思就是说你本身就很拒绝商业吗? 
李健:不是,不是拒绝商业,事实上是没有一个人能真正了解商业。你说商业歌曲,什么叫商业歌曲呢?人们真正喜欢才叫商业歌曲,它没有一个模式。我觉得我这几年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我从来不考虑市场,你从来不考虑市场你才有可能有市场。比如说罗大佑也好,李宗盛也好,亚东也好,他们也掌握不了市场,如果他们能掌握市场,那所有歌全找他们去制作。他们也是碰巧,说心里话。 

封新城:你是70后,我们60后当年是爱诗歌,到你们70后就有了多种形式来表达情感了。 
李健:其实我受诗歌影响很深。 
封新城:你比较喜欢的诗、诗人,包括什么? 
李健:北岛。顾城有一部分我也很喜欢。海子。还有一个俞心樵我也很喜欢,我喜欢他那种口语化的写作,他没有很多生僻的词,他用的语言特鲜活。比如他写“长大后我要去城里写诗,至今还未平安归来”,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内容太多了,信息量太大了。长大后他要去城里写诗,至今未平安归来,我觉得这描写他的状况,一个诗人的状态,特别吻合。 
我觉得歌词是最难写的,因为它跟诗歌不太一样,它要受旋律的限制,你不能唱得很拗口。我喜欢口语化那种,不像现在很多歌,一首歌我看很多字我都不认识,我最受不了特别像古文的那种;但太白了,你爱我我爱你的,我也受不了。我喜欢那种,比如像林夕有些歌词,“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最简单了,但放一块儿又有特殊的逻辑关系。 
封新城:这个我外行啊,对你来说,是先有歌词后有旋律吗? 
李健:是先有旋律,后有歌词,我所有的歌都是。都是我填的歌词。 
封新城:是这样啊,但你是这么在意歌词要表达什么的一个人。 
李健:你说什么最牛——比如像古文那种,像词牌那种,那么多束缚仍然可以做到游刃有余,这个是最厉害的。我觉得音乐应该以旋律为主,然后才填歌词。我以前从来不写歌词,我在水木的时候大多数歌词是卢庚戌写的,我从来不写。《传奇》那个是第一次写。因为我写歌词特别费劲,特别慢,后来我发现那些真正写歌词的人也并不是很快,我才发觉,哦,原来写歌词很痛苦,很慢,这是所有人的一个常态,并不是因为我缺乏这个才能,所以我才开始写歌词。我以前的强项是在音乐上。 
封新城:因为我不是你们这个圈子的,所以说话也不怕冒犯,比如我听许巍的歌就经常听岔了,这首歌串到那首歌去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李健:这是音乐层面的,就是这里面的音乐语言比较接近,不够丰富。 
封新城:有人说过你这种情况吗? 
李健:不太知道,我想可能也有,就是你怎么看待一个音乐家的风格。比如你听肖邦,肖邦的夜曲,如果你没仔细听,你也可能会串,像降E大调和降B大调有点儿像。真正来说这是一个风格的问题,因为某些人的音层是一样的。比如成龙,他不是一个音乐家,但明星唱歌他有他的特点,他加了粤剧在里面,像“明明白白我的心……”(哼唱),他每个歌都加一个音层在里边,这是他的一个习惯,一个标识。 
但从某些方面来讲,我个人认为,音乐家是不需要改变的,你只能不断强化你的音乐风格。你听巴赫,和巴赫有关的曲目,你可能听起来就像同一首;你听流行音乐,U2也好,斯汀也好,几十年如一日,不太会变。他只会在他那个层面上走得更深、更远。只有港台歌手才会不停地变来变去,那是因为他们不够自信,在一种音乐风格上不足以吸引人,要创新才吸引你。真正的好的音乐家是不需要转变的。我以前并不喜欢周杰伦,但有一次他说,“我最大的改变是不改变”,我觉得这是一个音乐家最有真知灼见的一句话。迈克尔·杰克逊也是,永远听着就像一首歌,我觉得这正是他的魅力,不是什么问题。 
封新城:你的歌开演唱会会不会有问题? 
李健:是指什么问题? 
封新城:比如说我看许巍的演唱会,我觉得无需到最前面的位置去看,他不是通常的演唱会那种形态。不像迈克尔·杰克逊的演唱会,不在现场的话就觉得少了太多。 

李健:你是说声光电那种吧。演唱会分两种,一种是很多视觉冲击的,像麦当娜、Lady GaGa那种,在视觉上占60%,或者70%。还有一种就是像我们这种,很多歌你可以从CD那儿听,但现场感觉还是不一样,有可能,去现场找一种温暖的感觉。比如郑钧是我非常喜欢的歌手,他所有的歌我都听过,但我看他的演唱会,热泪盈眶,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我要的根本不是他有多帅,服装、背景怎么样,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我就是去寻找我熟悉的音层、那些旋律,就那种感觉。我认为音乐有两个层次,好听是一种,另一种就是,它能打动你。能打动你是最难的。 


“我并不是热爱这个行业,我只是热爱音乐。” 

封新城:有这样一种说法,有的歌适合一个人戴着耳机听,或者自己开着车听,你的歌很明显具有这种特征。我也开过玩笑说,许巍的歌就是那帮开越野的人,自己沉浸在孤独、流浪的感觉里。我这样分是不是太粗俗了? 
李健:没问题。其实所有的音乐都是自己享受的,无论是交响乐、摇滚乐,可能摇滚乐是唯一更适合现场一些的。人们对听音乐的要求不一样,我喜欢听细节,有人可能在意嗓音,有的在意吉他,有的在意鼓手,每人都不一样。对我来讲,真正听音乐的状态就是一个人在房间,用音响听,不用耳机听。听音乐有三个层次:听CD是最浅的层次;然后更快感的就是一个人弹琴,你在旁边听;最大快乐就是你亲自弹这个曲子,没有人能够取代你演奏而获得的愉悦。所以我能理解郎朗为什么能自己嗨得兴奋得不行的感觉,因为你真的能演奏一门乐器的话,你会发现,没有比演奏者所得的快乐更多。这是最顶层的了。 
封新城:我们做传媒的比较关注一个东西流行起来,重新被挖掘出来,它有什么时代的节点,像你的《传奇》,你觉得跟时代的情绪有什么关系? 
李健:我自认我的音乐是属于比较精细的音乐,我的音乐魅力在于细节。最初听音乐就听一个调嘛,当调听多了,开始有要求的时候,才可能愿意听我这样的东西。我的东西跟大街上流行的东西,还是不太一样。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审美教育是零,一个大学教授可能是硕士博士,但他的审美教育还是零。 
封新城:你的歌大家怎么突然就喜欢起来了? 
李健:跟时代的大背景没关,可能跟人的状态有关。因为现在人们越来越忙碌,压力越来越大,可能听我的音乐能够让大家都慢下来,能够静下来,有片刻的安慰和温暖吧。因为我不是一个社会学家,我不太能够彻底分析为什么今天突然有人爱听我这样的东西,春晚不一定是导火索。那天我看到有人写了个东西,我觉得挺有道理。他说发现《传奇》的时候,《传奇》并不是我最好的作品,很多歌可能比这个还要好,所以人们才会关注我,去网上搜我其他的作品。如果你只有这一首的话,人们不会持久地去关注你。 
我觉得对我来讲,还是一种有备而来吧。我其实很自信,离开水木后,我一首歌也没写,我觉得自己没问题,一定会越来越好,没有春晚也没问题,只不过会时间更长一些罢了。这种机遇你没法复制,一是春晚,二是王菲,王菲本身也好几年没出来了。我自己对音乐没有什么企图,我没有希望有一天拿最佳男歌手,能够出场费拿多少,我从来都是跟自己比,只要我今年比去年强就行了。 

说实话,我并不是热爱这个行业,我只是热爱音乐,热爱这个职业。热爱这个行业跟你喜欢音乐是两回事。如果你热爱这个行业,你能忍受这歌不是你喜欢的,比如唱一首不是我自己喜欢的歌,但这歌能上榜,能如何如何,也许就唱了;但对我来说,我不能忍受。我为什么会离开水木,就是我不能容忍一张唱片里有几首歌是我不够喜欢的。虽然对方很喜欢,但我为了组合的利益,为了友情,我把这几首歌放在唱片里,这是我绝对不允许的。为什么我上一张唱片里有9首歌?其实是录了10首,录完了有一首就觉得有点别扭,我就是不能让它在那儿,最后就变成9首。那首歌后来被重新填词,变成陈坤的主打歌。很多音乐人要求太高,有一种洁癖。我就不能允许不好的音色出现在我的音乐中,像萨克斯我就不能听,二胡也不能听,我从来不放进音乐里,就有这个洁癖。有几句歌词我不太满意,每次听我都会耿耿于怀,就是,你还是太看重音乐这件事儿了。 
封新城:现在卡拉OK里边是不是唱你歌的多了起来啊? 
李健:对,有一阵,《传奇》都是冠军了。 
封新城:我也唱过,这歌不好唱。 
李健:对,是不好唱,包括王菲也是全力以赴才唱下来,她那天一直从下午录到晚上。我觉得这样一首歌能成为口水歌大家流传,也未必是件坏事,至少口水歌的音乐质量有所提高了。其实我的歌不好唱,特别是把细节意境唱出来,特别难。 
封新城:在做音乐的时候,你最突出的是嗓音,还是你对乐器的把握,还是旋律? 
李健:嗓音吧,我觉得我是唱第一,作曲第二,写词第三,编曲第四。 
封新城: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嗓子对你是最重要的? 
李健:2008年。那年我唱了一夏天卡拉OK,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善于控制嗓子。 
封新城:你唱谁的歌比较多,唱自己的? 
李健:我从来不唱自己的歌,唱齐秦的啊,孙楠、刘欢啊,国外的一些,女声也唱,像王菲的歌。男人从音声的角度,35岁以后才真正成熟,以前都属于特别嫩。男高音,帕瓦罗蒂的黄金时间是45岁,他是35岁才开始成熟。35岁以前有些时间也会很好,但不稳定。男高音都没有年轻人。 
封新城:我看到微博上一个评论说:为什么他的声音那么让人销魂?后来我查了一下资料,网上对你的嗓音迷恋的人很多。但我有一个疑问,假设说一个歌手,像西方那些,他们都能唱到老,他们是有变化的吗? 
李健:当然会有变化,比如你说齐秦。人的嗓音都会有变化的,年轻的时候是最清亮的。 
封新城:现在网上听到的《传奇》是你哪一年的声音? 
李健:是7年前的声音,现在唱会比那时候更细致,我的嗓音保持得比较好,我不抽烟不喝酒。 
封新城:很多烟嗓子不是挺好的吗? 
李健:烟酒加在一起最刺激了。是,有的人可以无所谓,像杨坤,没有问题。任何一个搞声乐的演员,像帕瓦罗蒂吃饭都先拿PH试纸沾。因为音乐类型不一样,像摇滚乐手,越糙越有魅力,但我这种音乐类型就不适合,我是靠细节取胜,靠些小泛音。有人靠糙嗓子,糙就是他的魅力,但我这种音乐,对嗓音要求挺高的。 


“我想跟大众保持一定的距离。” 

封新城:你的听众当中,很多都已经是歌手了,因为他们能在这里面听到一些东西。 
李健:唱歌好的人特别少。我昨晚跟孙红雷在一块儿,也说到其实真正能演戏的人特别少,大部分都是些不好不坏的人。唱歌是个低门槛的艺术,很多人能唱歌,但真正能唱好的,唱出修养的,就那么几个。唱歌是比修养的,但我们现在有个误区就是,把唱歌当成体育了,更高更快更强,谁唱高谁最牛,你能唱《死了都要爱》,我能比你再高几度唱。音乐不是体育,音乐是门艺术。我为什么喜欢王菲唱呢?王菲嗓子也不强啊,也没有那么猛,很多选秀的人的嗓子都比她有power,但王菲懂得节制,她的本音会唱得很远,不需要麦克风,王菲录音的时候都把放大器放到最大,这在于细节,细节才真正能够体现一个歌手的修养。如果只是把一个高音唱得很响很猛,那太多人能做到了。但你要把一首歌唱得特别揪住心里,就特别难。 
封新城:你有没有重录这首歌? 
李健:有啊,还没发呢。 
封新城:那我有兴趣听一下,听你刚才说的那种变化。 
李健:但那时候的状态也是无法取代的,比如我昨天问孙红雷,你最喜欢哪一个表演?他说是《我的父亲母亲》,他说他那时候不太懂表演,更自然,更本真。以前的《传奇》,我嗓子可能和现在不太一样,但它恰恰有当初最真实、最真诚的冲动在里面,那也是无法复制的。其实那种东西很重要,你要警惕不要让它消失,要慢慢保持。许巍的歌也是,那种哑声,很能打动人。他那种腔,他是有口音的,在传统音乐来讲,这是不被允许的。郑钧也有口音,有点陕西口音,这些恰恰成为他们本人的一种腔的特色。所以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大的纠结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歌手大赛没有太多意义?流行音乐的魅力在于特色,而歌手大赛的标准是进入声乐的领域去衡量流行音乐,你的命题就是错的,按照那个标准衡量的话,可能朴树、许巍连复赛都进不去。但恰恰他们的个人魅力是无法取代的,歌手大赛出来那么多人,谁真正赢得观众的心呢?他们没有特点,太声乐化了。 
封新城:现在你的歌在文化识别上,是不是还是被划为小资类的? 
李健:我不知道怎么划分的,但我的歌中情歌不太多,我不太喜欢总唱情歌。 
封新城:那你最想表达什么呢? 
李健:你要表达你当时最想表达的。比如我写《异乡人》的时候,我认为一个人一生只为一个房子奋斗,这是一个多么悲惨的事情。披星戴月奔波,只为一扇窗,有的人还可能奔波一生都奔波不了,北京的房价是一普通农民活400岁、一个小姐连续工作200年才买得起,还得全年无休,就是这种表达。我写《松花江》也是,我在哈尔滨长大,小时候在里边游泳,后来看到被污染,我就写了这样的歌。我一定要写我当下的心情,像我爸去世,我一定要写我现在最关注的,你不可能永远只关注爱情。我在水木的时候那些校园民谣写了很多所谓小情歌,那时候你最关心的就是这点事儿;现在10年过去了,你已经是一个30多岁的社会人了,你还在关心那些青涩的风花雪月的事,那你就不是那么真诚了。虽然情歌在市场上是好卖一些。 
封新城:刚才说到理想主义,如果给自己归类,你觉得自己有很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吗? 
李健:有一点吧,不强烈,有一部分。我总觉得我不能做生活的主人,我也不能被生活打倒,我要与生活平行着,平起平坐着,这是我一直想学的。当你退一步的时候,生活就不能打倒你了,降低点要求。我刚才说我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从来不规划未来,我从小就没什么理想,初中的理想就是考一个好高中,高中的理想是考一个好大学,大学时候的理想就是找一个挣钱多点的单位过体面的生活,正是因为这样你才不会为未来那种空穴来风的焦虑所干扰。如果我现在规划说将来唱歌唱得不红了,我是不是得找条后路?一焦虑就没法创作,就干扰自己了,如果一想到未来可能会有多火,就要兴奋得睡不着觉?失眠?我从来不会,我只要今天舒服就行了,活在当下。而且你对未来规划毫无意义,根本控制不了。所以我长期以来都保持这么一个状态,不是特别着急,也不太容易被外界干扰,因为我没有计划,我只认准今天的状态。今天想喝咖啡就喝杯咖啡,想写歌就写歌,这是我的享受,这是我能够体会到的。 
封新城:春晚每年都会火一个人,今年特别异常,没有那种明面上火的,都是暗里,你算一个。 
李健:春节前我跟王中军,原来的公司老板,还有羽泉在一块儿吃饭,他们说王菲春晚要唱你的歌啦,你要火啦。中军突然说:“为什么王菲唱他的歌,他火呢?”我也问羽泉说:“是呀,为什么王菲唱我的歌我会火呢?应该是王菲火啊。”他们就不说话了。那现在我火不火呢?我不知道,突然想起这个段子了。春晚能让我成为一个话题,因为它是不可复制的,我也说不太清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我偏袒自己一点儿说就是能被人关注还是我有备而来,不是仅仅只有这一首歌。 
张凌凌代问微博问题:春晚让你火了,会不会对你整个状态产生影响? 
李健:我觉得更不会影响了,原来最默默无闻的时候能够保持,现在条件更好,更容易这样,你受的干扰更好。原来受的干扰是很多人说“你这人没名气,你还坚持什么呀?”,或者“下个月房租是不是该交了?”现在都没有了。可能干扰是现在你比别人有钱了,你可以去做生意了,炒股票了,精力分散了,这些我没有,没有任何投资头脑。有人会问你离开水木,水木现在还挺火,你后不后悔?一次跟一个歌手见面,名字就不提了,介绍我说这是李健,原来水木的,单飞了。他说你太不明智了,为什么要单飞呢?我就说想做音乐,他就叹了口气说,你现在这样能写吗?即使那样我也没被干扰,我觉得没问题,一定会好的。当时心里还想,这哥们真傻。 
张凌凌代问微博问题:王菲翻唱《传奇》对你的事业发展影响大吗?之前你满意自己的状态吗? 
李健:有个记者采访我,说有一首歌叫《风吹麦浪》,他说我一直站在麦浪里,王菲翻唱就是一阵风,把麦浪吹开看到我了,王菲就起这样一个作用。我觉得这个记者说得挺好的。我并不介意因为王菲才有名,才火。王菲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她在华语歌手里是最旗帜性的,没有人再超过她,你让一个这么好的歌手把你的歌推荐给大众,这本身是无可厚非的,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很愉悦的事情,她也是我的偶像。 
封新城:没错,这就是一个推荐嘛,就像在微博上我转发一个人的东西,他就引人注意了嘛。 
李健:对,并不是说你被别人推荐了你没面子,这哪里的话,被一个特别棒的人推荐,当然很好,当然很幸运。不但不在意,我还挺高兴,而且推荐者是你很喜欢的,很欣赏的人。 
封新城:你怎么没开微博啊?我看你的博客很早就停了。 
李健:去年停的,根本没什么好写的。 
封新城:微博好,它有互动。 
李健:我想跟大众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想跟他们联系那么紧。 


李健六人谈 
李健身上有那种能够经历时间,还能证明自己,让很多人肯定他的价值的特点。这么多年不管外界干扰,不受自己事业的起伏、逆境中内心的困苦的影响,可以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这一点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非常难。这是决定你是否能够一直往前冲的动力。当然他的冲看起来很安静、随意。

李健走到今天是理所应当,但我觉得他还应该有更好的状态,可以做得更好,出更多的好歌,推出更强大的专辑。每个人一生都会遇到为数不多的几次机会,会改变你的事业或前程,但并不代表你就成功了。你的成功一定是靠自己证明自己真正的强大,那是一种抓住机会后硬碰硬地超越自己。李健的《传奇》不是一个峰顶,只是一个节点,他一定会从此更放开手脚、安下心思创作更强大的专辑和特别好的歌。他的最好状态一定还没开始。 
——汪峰,歌手 

我写过一个乐评,叫《李健的青春炼丹术》。1997年我刚从圆明园画家村被驱逐出来那会儿,就认识了还是大学生的李健。这十几年感觉他无论从做人还是做音乐,甚至长相和嗓音都没有什么变化。当时他是有n多粉丝的校园民谣歌手,就是现在,他在杭州或北京的演唱会,你会看到圈内圈外对他关爱的人特别多。他不是一个去主动交朋友的人,更不是一个很能经营自己的人,但是四面八方的关爱的力量都愿意涌向他。就像炼了一个金刚罩,还是个水晶罩。看上去是透明的,人人都想来摸一下,其实水晶罩着呢。 

李健就像那种没长大的精灵,他是一个唯美主义者或者说他近乎完美主义,他在潜意识中拒绝成人世界的种种丑陋。在他眼中,那个可见的暴露着的成人世界也许是青春的敌人。与其说他的音乐没有欲望,倒不如说是没有性别,因为在这些歌中你听不到那些有如胡同串子饶舌的说唱风气和稻草人般空洞的豪迈激情,而他个人更多的是将音乐视作一种精神修为。 
李健卓尔不群、清心寡欲的音乐和演唱风格,一度让我有些担心,因为在到处充满诱惑和欲望的流行乐坛上,既不主流也不时尚。但今天他受到这么多关注,俗气地说,也开始“红”了,更说明他是艺术家类型的歌手。他从不迎合潮流,他的红不是流行文化打造操作出来的。 
——王迈,艺术家 

1993年7月,我们同一批作为保送生进的清华,他是音乐特招,我是竞赛特招。第一印象是声音,当时在水房,先听见他唱歌,《小白杨》,后来看到人,干净、率真。他的音乐天赋一定极高,他在哈尔滨三中最早搞通俗唱法,因为保送需要民族、美声,他现学的民族唱法。读书时他跟缪杰(现水木年华成员)就是难兄难弟,考试前缪杰会问“这题不会怎么办?”,李健会说“这个不考!”。最常见就是大夏天他在图书馆门口晒太阳,一副神游物外的样子,应该不是在琢磨考试就是在琢磨曲目。 

我们这帮熟悉他的朋友,都很确定他就是做音乐的人,即便是毕业后他去了广电部当工程师,大家也觉得他肯定做不久,甚至后来会自觉忽略他那段经历,似乎他从来没离开过音乐圈。他骨子里就是为音乐活的,是少有的“首先喜欢音乐其次才想当歌手”的人。他在音乐上的坚持让人感动,这么些年来始终在用偏学院派的东西追求唯美,先作曲后填词,坚持音乐的纯美感,所以我们知道他做演艺,并不会很困扰于各种show off的东西。其实他应该向艺术家的路线走,而不是歌手。 
——张林,清华大学教师,李健大学同学 

认识李健很多年了。2005年冬天他签了新公司,发表专辑《为你而来》。我去北京采访他,他约的地方,工体旁边一家咖啡馆。见面时我俩都吃惊了,两辆的士下来,我俩居然穿了一模一样的外套,背着一模一样的包。很多人都觉得他内向、羞涩、不善言辞,我不这么认为。其实他的语言表达力特别强,比如你把话筒放那,问一句话,他就能进入长达半小时的类似于回忆的自我表达。我记得那次采访用了将近4个小时,此后两人更加默契。李健是东北人,但他看上去从外形到气质到语言似乎一点东北的影子都没有,他骨子里有种特殊的幽默,而且是冷幽默。那年他在杭州开演唱会,我去后台找他。他穿的演出服是一身类似拍婚纱照的白色西装,张嘴就是:欢迎参加哥们儿婚礼。这种情形在平常生活里特别多。他是一个做音乐、表达音乐尤其让人感动的人,就像我推荐他去金牌大风时,跟他们台湾区总裁黄伟菁介绍说:大陆做音乐最靠谱的,除了许巍,就是李健。而且李健被忽视太久了。 
——刘洋,深圳音乐广播主持人 

我到现在都没有见过李健真人呢!但我听了他的歌以后,当时就完全触动了,一句话都没有说,后来像粉丝一样找了他的所有专辑。他的《风吹麦浪》、《为你而来》、《故乡山川》长期在我家里滚动播放。春晚,王菲一开场,我心想,原来好的音乐大家都会爱上。当时打动我的那首便是《传奇》,但我觉得李健唱的原版表达得更到位。我跟李健通过电话,因为经纪人知道我喜欢他的歌,有一次拨通了直接送到我手里,我就像个粉丝一样语无伦次地表达了我对他音乐的喜欢。我以为他声音那么干净优美,会是像费玉清那样一个人,后来才知道他这么年轻,长得也很帅。他的歌和气质让我想起张国荣,那种淡淡的忧郁,还很淡定唯美,没有一点浮躁,几乎不像这个时代的人。 
——姚晨,演员 

李健吸引我的是他一直持有的那种状态,很自由很干净,从来不刻意。都说他的歌干净,其实他的气场、人品和他的歌是契合的。2002年,我在后海做酒吧,李健经常在北海跑步,跑完了就顺便过来喝杯咖啡、喝杯茶,看看书,一般都是下午或傍晚。这么多年我们一直保持君子之交。都说他内向、寡言,其实他骨子里很好玩,有很多想法,经常语出惊人。有次讲他妈妈,总记不住阿迪达斯的牌子,张口就说成加格达奇。他朋友不是特别多,但是每一个都非常好,持续多年。 

李健走到今天,在音乐上一直坚持,几乎从不媚俗,这不是件容易事。现在华语乐坛真正做音乐,唱歌的不多了,我甚至认为只有他一个。许巍也算,但是他们对生活的表达不一样。生活的苦闷大家都一样,但李健的音乐感觉他对幸福生活的珍惜,对生活特别健康的描述,没有抱怨没有负气。所以听他的歌可能不会瞬时迷恋,长时间听下去便很难放弃。他最近可能曝光率高一点,这是一种厚积薄发,是必然的,无非是早一天晚一天出现。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杂志云小编
免责声明:
文章来源于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还望见谅,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有转发本站上的资源,请出转载说明,来源于杂志新闻网:news.zazhi.com,谢谢合作。
首页 | 行业 | 政策 | 总编 | 公告 | 活动 | 互动 | 服务 | 热点

Copyright © 2002-2017 NEWS.ZAZHI.COM.版权所有杂志新闻网 举报邮箱:admin@zazhi.com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 粤ICP备1510918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

快捷评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