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杂志评出2017年互联网10大最危险人物:特朗普领衔

来源:网络    作者:杂志云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02    

《连线》杂志本周刊文称,就在不久前,互联网还会令人感受到超脱现实世界的乐趣。然而今天,当我们起床时,就会看到美国总统发布的Twitter消息;黑客在短短几个小时里就能让全球范围内的大型跨国基础设施公司瘫痪;有组织的在线仇恨蔓延至现实世界,从纽约到伊斯坦布尔,从埃及到夏洛茨维尔。

相对于以往任何时候,我们可以更明显地看到,互联网上的危险与现实世界联系在一起。从好处说,互联网就是真实世界,而从坏处说,互联网变成真实世界的方式出乎我们的意料。

以下是《连线》杂志列出的2017年互联网上的10大危险人物:

1.美国总统特朗普

特朗普连续第三年上榜《连线》杂志的全球最危险网络人物榜单。在他担任美国总统的第一年里,他利用Twitter帐号去煽动仇恨,散布来自不可信的英国右翼组织的反穆斯林视频。他破坏了美国国务院防止朝鲜发生核战争的外交努力,同时还系统性地试图破坏美国人对媒体的信任。特朗普仍然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恃强凌弱者,是一个喜怒无常、病态、系统性的骗子。他可以通过口袋里的智能手机向数百万人直接发出威胁、侮辱和谎言。

2.艾吉特·帕伊(Ajit Pai)

如果你听说过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艾吉特·帕伊,那么很可能是因为他主导了一项行动,废除网络中立性原则。在过去十几年中,来自美国两党的FCC主席一直都坚持,禁止宽带提供商在网上屏蔽或歧视合法内容。然而由于帕伊的做法,康卡斯特和Verizon等公司未来将可以自由决定互联网上的赢家和输家。

即使法庭最终否决帕伊的计划,他仍将领导负责执行网络中立性原则的机构,而他对于保护这些原则毫无兴趣。这还不是他上榜的唯一原因。帕伊也在努力废除美国联邦的另一项计划,该计划的目标是为低收入的美国人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或许很快,新规定就会允许DSL提供商停止在美国农村地区提供上网服务,同时也不提供任何替代服务。

简而言之,帕伊的政策可能会导致很多人无法接入互联网,能上网的人获得的选择更少,而美国公民在政府中的数字参与也会下降。

3.阿欣·维拉图(Ashin Wirathu)

过去多年,极端主义的缅甸僧侣阿欣·维拉图一直在散布对罗兴亚穆斯林少数民族的仇恨。在政府禁止他发表公开演讲之后,他通过Facebook向追随者继续传播消息,将罗兴亚人描绘为必须被驱逐出境的外国恐怖分子。这种仇恨言论在缅甸若开邦引发了一系列屠杀、殴打、强奸和纵火事件,导致数十万罗兴亚人不得不进入邻国孟加拉国的临时难民营。维拉图有时也被称作“佛教本拉登”。6月份,他声称Facebook上的内容被审查,而他也被临时禁言。不过他随后重新出现在Facebook上,继续发布极端主义言论。

4.ISIS

自2014年首次成为全球焦点以来,ISIS一直都是虚无主义暴力的代名词。但与以往相比,该公司在数字领域的影响力正在放大。伊拉克和叙利亚已经收复了许多被ISIS占领的领土。尽管如此,ISIS仍继续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其观点。从1月份的伊斯坦布尔夜总会袭击事件,到纽约卡车爆炸事件,再到上月300多名埃及人被屠杀事件,ISIS的行为依然血腥,无论是通过直接联系袭击者,还是通过社交媒体宣传来鼓动这些人。

5.影子掮客

自2016年夏季以来,自称为“影子掮客”的神秘组织一直折磨着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该组织不断爆料所获得的NSA秘密黑客工具,并将这些工具发布至互联网。今年4月,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影子掮客”发布了来自NSA的强大工具“永恒之蓝”和“永恒浪漫”。这两款工具都使用微软Server Message Block协议中的漏洞,使黑客可以攻入任何一台没有安装补丁的Windows电脑。

这些漏洞被用在了随后对加密货币挖矿者和酒店WiFi的攻击中,并导致了多种勒索病毒,包括WannaCry、NotPetya和BadRabbit的大规模传播,给全球范围内的企业、政府部门和个人用户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这些事件带来了新的疑问,即NSA的黑客工具库是否安全。

6.罗德·罗森斯坦

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首次进入公众视线是由于他签署了一封致特朗普的邮件,建议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解职。但同样令人愤慨的是,罗森斯坦在技术方面要求所谓的“负责任加密”。这个新发明的名词意味着,政府可以对加密信息解密,或是强迫科技公司进行解密。

在过去25年中,几乎每个对加密和计算机安全有所了解的人都不会认可这种观点。信息安全专家指出,如果苹果等公司应要求重写操作系统,那么这样的政府后门也可能被黑客所利用。此外,其他国家政府也有可能对科技公司提出类似要求。

然而,在德州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凶手德文·帕特里克·凯利(Devin Patrick Kelley)的iPhone被找到之后,罗森斯坦在讲话中说,无法破解的加密“造成的代价是生命”。罗森斯坦已经明确表示,他将再次启动关于加密技术的“战争”。11月初,罗森斯坦表示:“我希望我们的检察官知道,如果他们认为有适当的信息需求,且有合法途径获得信息,那么就不应该不愿寻求这些信息。”

7.沙虫

过去3年中,一个名为“沙虫(Sandworm)”的黑客组织在乌克兰发动了信息战。他们入侵政府机构、企业,并在两次大规模攻击中中断了数十万人的电力供应。这是有史以来唯一被证实的黑客黑掉电网的事件。

今年6月,他们的能力变得更清晰。当时他们用在第二次攻击中的恶意软件被曝光,即Industroyer或Crash Override。这种自动化、适应力很强的“电网杀手”工具是继Stuxnet之后的第二种此类工具。Stuxnet的设计专门用于破坏实体设备。在发现这个情况之后,信息安全分析师迅速将“沙虫”与NotPetya恶意软件联系在一起。NotPetya最初在乌克兰蔓延,随后又传播至全世界,给包括马士基、默克和联邦快递在内的企业造成了九位数的损失。

8.Lazarus

2017年,“沙虫”并不是唯一一个通过针对性攻击造成大规模混乱的组织。名为Lazarus的黑客团队也在这样做。有信息安全研究人员认为,Lazarus来自朝鲜。近几年,Lazarus破坏了索尼的数百台计算机,从孟加拉国、波兰和越南的银行中窃取了数千万美元。这是全球最活跃的,以赚钱为目的的信息安全犯罪组织。

今年,Lazarus被认为与破坏性最强的病毒WannaCry有关。这些黑客只犯了为数不多的业余错误,包括在WannaCry中集成了“自毁开关”,使得病毒在美国大规模传播之前被阻止。不过,这样的攻击可以被认为是一种警告:Lazarus还会回来。

9.安德鲁·安格林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让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及新纳粹分子变得更大胆,这是几十年来未有之事。The Daily Stormer记录这些团体的活动,也成为了种族主义者考验互联网言论自由底线的平台。

网站创立者安德鲁·安格林(Andrew Anglin)是互联网上最令人讨厌的种族主义者,歧视女性,反对犹太人。安格林否认大屠杀的发生,并呼吁恢复种族隔离。这看起来只是一种挑衅。然而,今年8月在夏洛茨维尔,右翼的种族主义集会造成了一名反对者的死亡,这种新纳粹主义的危险开始变得清晰。尽管该网站被许多域名注册商拒绝,甚至被DDOS攻击保护服务Cloudflare抛弃,但最终仍然找到了一个在线平台,继续传播法西斯主义言论。

10.科迪·威尔逊

科迪·威尔逊(Cody Wilson)是反对控枪组织Defense Distributed的创始人。他自己动手制作了枪支设计图,让所有人都可以在家里用3D打印制造自己的武器部件,甚至整支枪。随后,他还升级了这些技术,目前正在销售一种用台式机控制的铣床,让所有人都可以用金属材料制造出枪支。

今年,他宣布所谓的“Ghost Gunner”机器已经可以制造出类似Glock和Colt 45的金属手枪,相对于之前的AR-15隐蔽性更好。这些自制手枪正越来越危险。今年在北卡罗来纳州,44岁的精神病人凯文·尼尔(Kevin Neal)用自制手枪杀死了5人。

除了控枪以外,威尔逊还发起了另一个有争议的项目Hatreon。这是一个为种族主义者、极端分子,以及其他被Kickstarter和Patreon等平台所禁止项目的众筹平台。目前,这个平台给安德鲁·安格林和新纳粹分子理查德·斯宾塞提供数千美元的资助。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杂志云小编
免责声明:
文章来源于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还望见谅,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有转发本站上的资源,请出转载说明,来源于杂志新闻网:news.zazhi.com,谢谢合作。
首页 | 行业 | 政策 | 总编 | 公告 | 活动 | 互动 | 服务 | 热点

Copyright © 2002-2017 NEWS.ZAZHI.COM.版权所有杂志新闻网 举报邮箱:admin@zazhi.com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 粤ICP备1510918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

快捷评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