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杂志数千万净利润蒸发谁之责?

来源:网络    作者:杂志云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05    
   日前,记者从湖北知音传媒集团内部了解到,30年来经久不衰的《知音》杂志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为负 数,这是该杂志创刊32年以来首次出现了亏损。而离前任董事长雷一大退休仅有一年多的时间,《知音》杂志还有数千万元的净利润,为何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数千万净利润无端蒸发呢?

《知音》杂志是全国期刊界的一面旗帜,最高峰发行量曾达到630万,曾连续30年高利润收益而引人注目,2016年还获得过中国驰名商标的称号。然而,随着新媒体的兴起,传统期刊寒冬也到来。2014年8月,创始人胡勋璧因“裸官”被免去党委书记和董事长职务,《知音漫客》总经理李靖被拘留,在极度不利的形势下,总经理雷一大代主持工作,很快力挽狂澜。2016年2月,胡勋璧被“双规”时,原长江文艺出版社社长刘学明和及人社部部长宋以超空降,分别担任知音集团当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总经理。这时,雷一大正式退休,他临走时给人们上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知音》杂志当年度仍盈利数千万元。可一年后,同样的商业环境,《知音》杂志的数千万净利润竟离奇蒸发,震惊了业界!

领导责任人刘学明

刘学明董事长曾在2016年春节联欢晚会发言稿中豪气地说,知音传媒集团的总资产有50亿,但2017年公开的资料却显示集团的总资产为15亿。据多名员工所讲,刘学明似乎在政治上是一把好手,他一到任就把导向放在首位,不再以猎奇的内容追求经济利益,甚至在一次大会上,他对员工说,他只对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王茂亮负责,宁愿不要发行量。果然,他主持知音传媒集团后,抓廉政建设、党建工作,然而主营的传媒业务却断崖式地下滑。不过,省委宣传部曾要求知音集团新的领导班子“抓导向、抓稳定、抓发展”,但他们似乎忘掉了“抓稳定、抓发展”。知音以前吃的是改革饭,靠的是文化市场,脱离市场是导致知音杂志“闪崩”的一个原因,一个退休干部感叹地说。

刘学明到任后,还推行公司化运作的大动作,将集团设立13个子公司,他通常管理好行政事务,开开会,制定一下管理制度,这与前任胡勋璧、雷一大等人亲自审稿、编稿,又管行政、抓经营的工作方式区别很大。同时,员工的工资与绩效与集团子公司的经营状况挂钩,在刘总看来,只要每个子公司经营好整个集团就好了。然而,这种一刀切的公司化有自己的弊端,那就是降低了知音品牌的影响力,同时给许多老员工的薪酬设置带来了不公平,造成了违背《劳动法》等法律纠纷。

刘学明没能正确履行集团能者上庸者下的管理原则,用人还欠考察,让集团副总经理钱均主抓知音全媒体公司。从过往业绩上看,钱均很少有业绩亮点,几年来,他主管的《励志》、《第一生活》、《好日子》、《第一彩票报》、《江城岁月》、知音网、知音影视视频中心等,基本上都是亏损状态。为此,在胡勋璧时代,他深知钱均的能力,甚至冷落他多年。然而,钱均口才很好,善于走上层路线,熟悉他的很多老部下却认为他刚愎自用,华而不实。

主管责任人钱均

钱均接手《知音》杂志后,就立即进行改版,将他在几年前曾经实验失败的《励志》风格嫁接到《知音》上,残酷的市场立即凸显,《知音》的发行量和经济效益立即下滑。同时,钱均在任用干部方面也不遵循民主程序,不考虑对方的资质和能力,极力选用与自己关系走得近的干部。曾经从事校对、编务和人事工作的胡越伟被提拔为知音全媒体公司经委会成员,钱均让其代管新媒体业务,后被提名为全媒体公司副总经理。一个连编辑资质都没有的行政干部去抓新媒体结果可想而知,特别是知音网站的亏损日趋严峻,几近倒闭。

2016年底,才到任8个月,知音全媒体公司年终财务报表肯定难看,管理层竟将目光盯上“知音心理”项目400万的财政专项资金,将属于知音全媒体公司员工工资、办公开销等80多万元成本摊入到“知音心理”项目,这才勉强让知音全媒体公司当年盈利300多万。为了节约成本,钱均同时不得不开始变着法子降薪裁人。2017年7月,《知音》杂志半年报亏损,刘学明这才英明了一次,免掉钱均知音全媒体公司的总经理职务,但他仍是集团副总,负责行政和教育板块业务。然而,给全媒体业务带来严重亏损的胡越伟在员工的反对下仍被提拔为知音全媒体公司副总。

作为中国最知名的“内容制造商”,知音传媒集团最有价值的是IP,其核心竞争力就是拥有一流的编辑记者队伍。然而,编辑记者在这里却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他们往往最有可能被变相地降薪,随后被逼辞职走人。集团辉煌时曾有近2000名员工,但随着效益的下滑,集团采取各种方式裁人,目前在职人员只有600余人,人事部门功不可没。管理层经营无方,但裁人却很有招数,老员工张志超(化名)愤怒地说,知音编辑部以前一直实施“末位淘汰”制,许多编辑记者被当炮灰裁掉。后来“末位淘汰”被人举报到劳动部门这才废止,最近人事部又设立了一个培训部,美其名曰“培训”,其实就将准备裁掉的人安排进去,通过降薪逼人辞职。记者收到知音人事部最近又下发了一个培训的文件,培训部工资一般只有武汉最低工资标准1750元的底薪,设置了许多条款,甚至有权辞退员工。

2017年3月,知音集团妄图“买断工龄”解散印刷厂工人,结果知音印务公司二厂工人将集团大门堵住,引发了群体事件。事后,集团撤换了原来的保安公司,高薪雇佣了一批新的保安。对此,集团领导和人事部门却没有认真反省,这种“得小利、挖大坑、伤民心”的做法确实让人堪忧。

印刷工人在维权

张志超还介绍说,知音传媒集团目前实行的是“多轨制”的薪酬体制,有人每个月没什么工作任务反而拿高薪水,特别令人气愤的是有些人利用裙带关系获得高薪酬,而一些“老黄牛”式的干部待遇堪忧,特别是那些编辑记者、经营人员“创造型”的工作每个月都有任务,人事部以此作为借口可以不断降低他们的薪酬,这样造成严重的“脑体倒挂”薪酬体系,极大挫伤员工积极性。最近一年多,“老黄牛”式的员工被不断地打击,许多优秀的编辑记者和经营人员辞职,这造成《知音》质量急剧下滑,这也是其“闪崩”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集团的绩效考核制度也是“多轨制”,《知音》杂志数千万净利润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蒸发,相关负责人是否该领取负数工资呢?《劳动法》也规定,给单位带来严重损失甚至危及到单位的生存发展的员工应当开除,可《知音》杂志“闪崩”至今无人问责。

李大野(化名)大学本科毕业后于上个世纪90年代就进入知音传媒,一直从事编辑记者工作。2015年下半年,他带薪转岗到广告担任品牌总监,2016年取得了部门第一名的成绩。当刘学明空降集团时,他就积极地找到刘总,提出将集团闲置的资产盘活,将院子内4栋空置的房子出租或联合省科技厅建科技孵化器,刘总说这个主意很好,一定重赏他。后来,集团将这4栋闲置资产利用起来,每年多收800多万的租金。然而,2017年3月,钱均一声令下,将无任何过错、工作积极的李大野降薪,刚获得部门第一名成绩的他扣除保险后每月只领取900多元!为此,工作快20年的李大野多次向集团领导反映,可一个对内部权力迷恋的国企是蔑视相关劳动法律的。主管人事的胡越伟对于李大野的质疑,百般辩解,从没想到解决问题,扬言有本事就去告等,甚至还采取其他手段打压李大野。11月28日,胡越伟组织了几个人,约谈李大野,颐指气使地要将他安置到培训部,要他当场立即表态,而且再次降薪。李大野被不断地打压,已经无法正常工作了,只好绝地反击,终于拿起了法律武器自卫。

人祸往往大于天祸,一个老员工感叹说,在省纪委派驻省工会纪检组曾进驻知音传媒集团的形势之下,胡勋璧遗毒仍不断抬头,知音部分干部脱离了群众,官僚作风严重让人堪忧。目前,集团主要收入来源于物业,传媒公司变成物业公司了,据说每年有7000多万的物业收入,但那些资产都是知音老员工拥血汗拼出来的。现在,真正受益的人千方百计地想逼走大部分老员工,如意算盘打得真好。官僚主义是国企的隐形炸弹,《知音》杂志闪崩该让人警醒了。

19大过后,英明的习近平总书记领导的新时代序幕已经开启,中央提出“全覆盖零忍让无禁区”,国有企业领导干部已明确被列入纪检监察委员会监管,对于未正确履行职责、决策失误、破坏民主制度的干部将会担负终身责任制,甚至受到撤职、开除等处罚。集团许多老员工认真学习了19大会议精神后,感恩党中央,对未来信心满满,他们期待关于《知音》杂志“闪崩”的问责早日到来,期待着集团健康持久地发展下去。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杂志云小编
免责声明:
文章来源于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还望见谅,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有转发本站上的资源,请出转载说明,来源于杂志新闻网:news.zazhi.com,谢谢合作。
首页 | 行业 | 政策 | 总编 | 公告 | 活动 | 互动 | 服务 | 热点

Copyright © 2002-2017 NEWS.ZAZHI.COM.版权所有杂志新闻网 举报邮箱:admin@zazhi.com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 粤ICP备1510918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

快捷评论
×关闭